泽尔尼科夫的语气似乎满是不屑千万不当成什么

苏锐这话语里揶揄的意味很明显,卡拉古尼斯点了点头,面色阴沉无比,并没有多说什么。
 
    苏锐微微一笑,刚刚迈开了脚步,却又回转过身来,说道:“另外,我还得再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听到苏锐这样讲,卡拉古尼斯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本能的感觉到一阵不妙!
 
    难道这个铁公鸡又开始打别的主意了吗?又准备挖坑给自己跳了吗?
 
    一想到这一点,光明神大人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巴罗内也感觉到有点危险,他警惕的盯着苏锐,拳头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
 
    看着他们的反应,苏锐的表情有点怪异,他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说道:“我不过就是想找你们说一句很普通的事情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吧,你们难道都把我当成了洪水猛兽了?”
 
    呸!
 
    卡拉古尼斯和巴罗内齐齐的在心里啐了一口!
 
    当然要紧张了,这两天特么的被你坑的还不够惨吗?
 
    现在,苏锐只要一开口提条件,他们都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
 
    苏锐笑了笑:“就是那个黑龙帮,他们已经宣布要投靠我了,所以……”
 
    卡拉古尼斯那么大的亏都吃了,自然已经不怎么会把黑龙帮给放在心上了。
 
    虽然东南亚的蓝海战略非常重要,但是后院已经起火了,光明神面对的是攘外必先安内的问题。
 
    “我对东南亚的事情一无所知。”卡拉古尼斯铁青着脸说道。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
 
    “那就好。”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还是希望这件事情不要伤了我们两家的和气。”
 
    听了苏锐这话,卡拉古尼斯的面部肌肉一阵抽搐,而巴罗内更是在内心深处大骂苏锐无耻。
 
    尼玛,都让我们吃了那么多亏了,谁还要跟你做朋友?
 
    “凡是都要讲个因果。”苏锐看穿了他们心中的不满,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光明神殿想要暗算我的话,我何必这样做呢?说来说去,责任终究在你们身上。”
 
    苏锐说完,便朝别墅外面走去了。
 
    “他说的对。”卡拉古尼斯忽然补充了一句。
 
    他这么说,无疑就是承认了苏锐的话了!一切责任,全部都在光明神殿身上!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弗拉基米尔急功近利!
 
    这个蠢货难道以为,绑架了太阳神,就能让太阳神殿低头了吗?
 
    “可是大人,我们的损失也太大了些……”巴罗内还是有点不甘心。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过来苏锐的声音:“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忘了说。”
 
    这下子,把卡拉古尼斯和巴罗内弄的齐齐一个激灵!
 
    尼玛,你特么的还有完没完了!有什么话不能一口气说完吗?
 
    “我有几个朋友想要搭你们的飞机回去,行不行?”苏锐笑呵呵的问道。
 
    “当然……”巴罗内的第一反应就是——当然不行!他已经不想和太阳神殿有任何的牵扯了!
 
    可是苏锐偏偏很不要脸的把话头给接了过去:“当然没问题,对不对?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比我想象中还要大气一些。”
 
    “那什么,机票钱我就不出了,反正这点钱对你们财大气粗的光明神殿来说也不算什么的。”
 
    说着,苏锐便摆了摆手,离开了别墅。
 
    卡拉古尼斯的脸色铁青,巴罗内已经很久没见到自己的老大动怒了,可是这两天来,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处于被气炸的边缘了。
 
    “巴罗内,你去把他们给叫醒。”卡拉古尼斯说道。
 
    巴罗内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用脚尖去捅了捅弗拉基米尔。
 
    这货是被这苏锐折磨的最惨的,筋疲力尽,在那好些次的浮浮沉沉当中,精神也严重透支,更何况,他的脑袋被苏锐用石头护栏砸了好几下,已经是中度脑震荡了。
 
    因此,巴罗内捅了弗拉基米尔好几下,后者竟然没有半点动弹!
 
    “就这警惕性,都够杀他一百次的了!”巴罗内愤怒的不行,抓起弗拉基米尔,噼里啪啦的扇了好几个耳光!
 
    按理说,弗拉基米尔是未来光明神殿的继承人,巴罗内这个副殿主是没有资格这样扇他的,可这次在东南亚的折戟沉沙,严重的影响了巴罗内在老大心中的地位,他肯定要把这股火发泄到弗拉基米尔身上的。
 
    没想到,抽了这么多巴掌,这弗拉基米尔还没醒,反而加深了他脑震荡的症状!从外表来看,这货竟是睡的更香了!
 
    巴罗内深深的无奈了,他看向了卡拉古尼斯。
 
    没想到,后者竟然没给出任何的指示,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出了别墅!
 
    巴罗内没办法,只能继续狠踹别的手下,于是,别墅里很快便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
 
    苏锐并没有远离,他坐在车子里面,打了个电话。
 
    “老头子,忙什么呢?”
 
    “做实验。”那边说话声音很有力,中气十足:“每次你小子打电话来都准没好事。”
 
    苏锐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我在你的眼睛里面是那么功利的人吗?”
 
    “一直都是。”老人说道。
 
    “好吧,随你怎么认为。”苏锐摸了摸鼻子,说道:“你猜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我不关心。”老人说道:“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喝两杯?我最近又缺乏灵感了。”
 
    “你这种天才人物怎么可能会缺少灵感?”苏锐话锋一转:“我今天见到卡拉古尼斯了,他说他想要找你,想要对你道个歉。”
 
    原来,和苏锐通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俄罗斯的军械大师——泽尔尼科夫!
 
    “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泽尔尼科夫的语气似乎满是不屑:“千万不要把卡拉古尼斯当成什么好人,那个组织出来的能有什么好货?”
 
    苏锐笑了起来:“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的光明神,被你这么一说,和市井流氓似乎也没多少区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