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不太明白,但是总归是要看一个老师的个

“总感觉在比拼同行业的人数的时候,我们会吃不少的亏。”
 
    “要知道咱们首都城,在城市管理方面相较于其他的城市要规范许多。”
 
    “而城管内部的人员也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扩招了。”
 
    “依照现在这消息的传播速度,待到咱们的领导联系上其他分局的同事,群策群力的进行投票,撑死了也只不过是再多几百票的结果。”
 
    “若是依靠系统内部的人来发力的话,我们的情况就十分的不乐观了。”
 
    “是啊”付生也十分的赞同顾峥的这一观点。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若是城管的队伍真的如同想象之中的那般的庞大的话,他们这群人也不用天天累得跟狗一般了。
 
    若是讲赚钱,这群人中的姜越自然是个中好手,要是讲玩乐,谁也比不过张亦凡。
 
    他们两个人只不过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就给顾峥出了点不错的主意。
 
    “你看这里,有一个群众讨论区,以及热帖感谢区。”
 
    “若是你将这里的副版交给我来处理,我想咱们可以另辟蹊径,走围观群众的路线,来曲线救国一下啊。”
 
    “就是,”张亦凡也忍不住凑起了热闹:“哥们什么都不行,但是架不住就是朋友多啊,咱们几个人不说别的,发动周围的人一起上阵,我就不信了,就凭借着偶像那偌大的名声,能被这些单一行业的人给赶超了?”
 
    “难道顾峥你忘记了?中央美院的上千崇拜你的师生们,也是你坚实的后盾啊。”
 
    “虽然你在cos圈中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但是现在的圈中还流行着你德玛西亚一般强壮身躯的传说呢。”
 
    “这年轻人向来不耐烦参与这种投票,他们这个群体的票数,你就交给我吧。”
 
    见到张亦凡难得的正经一会,一旁的姜越十分赞同的就比出了一个大拇指,转头就给顾峥下了军令状:“咱们体育界的冉冉升起的新星,还比不过一个小企业主?”
 
    “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城管的逆袭吧?”
 
    这激昂的保证一经说出,一桌子的人都是干劲十足。
 
    只有那从来不亏待自己的烟枪,满不在乎的将一根咂么的发白的椒盐鸭脖给吐了出来,朝着只会打嘴炮的众人们挥了挥手中的手机。
 
    “甭贫了,有这会的功夫,我的人都通知了三波了。”
 
    “咱们先干正事,将这一桌子的饭菜给清理干净,吃饱喝足了,才能来场硬仗啊。”
 
    “再说了,你们难道没看吗,投票的截止日期是在一周之后,一夕之间的胜利,能说明什么?”
 
    “哎,同志们要沉住气啊,你们还是太年轻啊。”
 
    被烟枪这么一提醒,一桌子的人就一脸的茫然起来,比这烟枪猛了近十岁的付生,更是用一筷子的芝麻鸭肉来给自己年轻的年龄压压惊。
 
    是啊,自己这群人,到底在操什么心?
 
    淡定,淡定,咱们吃完了再谈。
 
    一伙在某些方面大条的有些过的糙老爷们儿,就这样的将刚刚还愁的不行的话题,给抛到了脑后,兴高采烈的将一桌子的菜肴扫进肚中,待到酒足饭饱各找各妈了之后,他们恍然间才想起来这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早已经被他们给遗忘到脑后了。
 
    “陈老师啊,我是张亦凡,我刚才给您发过去的链接您看到了吗?”
 
    “看到了,真的是令人震惊啊,你是想发动咱们班的同学给顾峥同学拉票吗?你们之间的感情很不错啊,这样的友谊值得彼此珍惜啊。”
 
    就在这班主任感叹的功夫,张亦凡就扔下了一个重磅的炸弹。
 
    “不啊,班主任,我之所以将这个帖子的链接发送给您,就是希望能够借由您在学校中的能量,号召所有的美院的师生,给顾峥投上宝贵的一票啊。”
 
    “要知道,咱们中央美院的学生,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首都杰出青年这般的人物的吧。”
 
    “若是这个荣誉,是由咱们再教育学院的学生获得了,对校方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啊。”
 
    “可能对于咱们专业的学府来说,这个荣誉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作用,但是对于咱们这种并不受重视的再教育学院来说,却是弥足珍贵的成绩啊。”
 
    “您想啊,今年你带的班级中,出现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学员,而这第二年的新生招生活动也要马上开展了吧?”
 
    “您若是将顾峥树立成为一个典型,再在招生会上这么一宣传,还怕明年的招生指标,咱们再教育学院会垫底吗?”
 
    “您说是吧?陈老师?还有啊,这院里如何评定的职称?奖金怎么下发?我不是院方的教授,自然是不太明白,但是总归是要看一个老师的个人业绩吧?”